{{ title }}
{{ errorMessage }}


{{ errorMessage }}





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
在線教育,沒時間哭泣

文章來源:圖解教育

作者:圖解教育工作室

7月23日,網絡突然瘋傳一份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(簡稱“雙減”)的文件,包含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多項具體新政。


教育股股價因此急挫,甚至是“腰斬”。富途數據顯示,港股方面,新東方一度跌50%,最終收跌40.61%,新東方在線收跌28.07%,卓越教育集團收跌21.48%,思考樂教育收跌28.53%;美股方面,好未來收跌70.76%,高途收跌63.26%,新東方收跌54.22%,有道收跌42.81%,精銳教育收跌37.24%,洪恩教育收跌21.35%。


次日,7月24日下午,新華社發布了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“雙減”政策全文。其核心要點,圖解教育工作室梳理如下圖:


靴子終于落地。


新東方、好未來迅速異口同聲表態,堅決擁護黨中央、國務院決策部署,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,深刻領會“雙減”工作重要意義;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率有關校外培訓機構聯合發出倡議,深刻認識“雙減”重大意義,堅決擁護中央決策部署。


數月風暴,一朝落地


實際上,針對校外培訓的監管風暴持續了數月之久,但從表面上看,竟緣起于一個演員缺乏基本的修養。


今年1月,媒體曝出,4家在線教育機構投放的廣告中出現了同一位“老師”,這位“老師”一會兒“我做了一輩子小學數學老師了”,一會兒“我做了40年英語老師”……


事件迅速發酵。不久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表文章,點名批評在線教育。3月開始,央視下架所有時間段在線教育廣告。這是再明顯不過的跡象,嚴厲的處罰很快接踵而至。4月19日,發布上述“撞臉”廣告的4家在線教育機構被罰款70余萬元。4月25日,5月10日,前后相隔僅半個月,數家在線教育企業因為虛假宣傳等原因,連遭頂格處罰,累計被罰700萬。


批評、下架、罰款只是先聲,自3月份全國兩會以來,監管政策傳言一輪接著一輪。


最終,政策在7月底一朝落地。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分析指出,“雙減”文件發布是對校外學科類培訓機構最嚴的監管,意味著校外學科培訓機構的資本化運作已經堵死。財經雜志此前也分析稱,“校外培訓機構的非營利性,已經是一個確定的重要趨勢;資本運作,投資上市等操作也將越來越困難,產業化將逐步成為歷史?!?/span>


融資無門,股價腳斬


不要說后續“投資上市等操作也將越來越困難”,傳聞剛起之時,資本已放棄在線教育。


2020年,教育行業8家頭部公司融資累計超過130億美元。然而,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1年只有火花思維1家獲得超1.5億美元的融資,還是在1月份,暴風雨來臨之前。


據深燃報道,在3月第一波“雙減”傳聞出現后,就有一批投資人對在線教育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轉變。當時聽到傳聞后,富厚創投投資總監王潤杰所在的團隊立即開會討論,最后的決定是暫停關注K12校外培訓賽道,將重心放在成人教育上。


“已經有投資人傳話,今年不會投資K12在線教育,先看看哪些K12在線教育公司能熬過今年,明年再看這個賽道的項目?!庇性诰€公司創業者表示。


而在股票市場,嗅覺靈敏的資本更是早已減持清倉。據報道,高瓴資本于今年第一季度清倉了約405萬股好未來股份與464萬股一起教育股份;瑞銀一季度減持高途,賣出8740萬股;老虎環球基金則全數清倉高途。


國家重拳整治、資本減持清倉之下,高途、一起教育科技、好未來、新東方、洪恩教育、有道等上市教育公司,股價經歷了一輪輪的暴跌,市值蒸發殆盡。


圖解教育工作室(微信ID:tujiejiaoyu)查詢發現,這6家公司的股價“52周最高”基本上集中在2020年12月-2021年2月,不過短短數月之前;然而,美東時間7月23日收盤價,相比“52周最高”,最大跌幅超過97%,最低也超過73%。


市值縮水之慘烈,“腰斬”甚至“腳斬”都不足以形容。但在線教育不相信眼淚,他們也沒時間哭泣。在此之前,他們已經在謀求轉型、斷臂求生,而裁員首當其沖。


還未入職,已被裁員


在線教育裁員潮已于2月前即迅速而猛烈地席卷了整個行業?!敖衲晔钇谌袠I崗位裁減可能會超過10萬個?!币晃辉诰€教育公司的高管告訴36氪。


這似乎并非危言聳聽。圖解教育工作室(微信ID:tujiejiaoyu)不完全統計發現,至少VIPKID、高途、作業幫、好未來、編程貓、粉筆網等,都被報道開始了大幅裁員。


拉開此次裁員潮序幕的是VIPKID。5月17日,據Tech星球報道,VIPKID多項業務收縮或關停,大規模業務調整涉及到的裁員比例高達50%。實際上,VIPKID近年一直沒有停過裁員。據《財經天下》周刊了解,VIPKID召開2019年年會時員工數量接近12000人,2020年成立七周年之際員工數量約8000多名?!澳壳暗淖钚聰底质羌磳⒌?000人?!倍舜尾脝T,將再減少一半。算起來,2年多時間VIPKID員工已減少近萬人。


高途的裁員就突然得多。5月26日,高途發布2021年Q1財報,凈虧損高達14.259億元,甚至超過了去年全年的凈虧損額13.93億元。次日,高途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陳向東即宣布裁員30%的消息。Edu指南報道,如果裁員比例真實,按照高途2020年財報達22570位正職員工數量計算,高途將裁員6671位員工。


業務上斗得你死我活,利潤上虧得不遑多讓,裁員時同樣爭先恐后。6月初,脈脈上多名認證為作業幫公司的用戶發帖稱,作業幫“變相裁員”,裁員“集中在K12學段;0轉正團隊、運營、產品、投放”等;裁員相關言論在“內網幫幫堂被封禁”。隨后,作業幫旗下鴨鴨啟蒙被傳關停,相關員工也“被優化”。


6月中下旬,脈脈上又傳出好未來裁員傳聞:開始裁應屆生;7月1日開始制定裁員計劃,要求出具30%、50%、70%的裁員方案。


這場裁員潮甚至蔓延到了融資不久的編程貓。編程貓2020年11月宣布完成13億元D輪融資,但今年同樣傳出裁員消息,“各部門裁了七八百人,主要是裁主錄播課+定制課老師”;“部分城市的銷售團隊縮減了60%,用轉崗位的方式淘汰了一大半人。一些原本的銷售經理,直接被降職至基礎崗位?!?/span>


而據報道,“即使是公職類教育培訓平臺粉筆網,也被卷進了這一輪裁員風潮中。在微博上,不少粉筆網的離職員工抱怨說,自己突然被辭退且沒有賠償金?!泵}脈平臺有人曝出,此次粉筆全國性裁員將達到7000+。然而,2020年2月,粉筆剛完成了3.9億美元A輪融資,這是成人職業教育賽道上單筆最高的投資額。


據了解,這次粉筆內部的“優化狂潮”,以線下基層員工為主,多數是剛入職的年輕人。而“作業幫去年招了很多低齡(指畢業不久)的銷售,這批人危險”。應屆生更是首當其沖:由于offer不具備法律效力,他們之中很多人還未入職已被裁員。脈脈上爆料顯示,高途課堂“發了offer,又通知不招人了?!薄案咄菊n堂hc凍結了,應屆生offer幾乎算是被收回了”。然而,不少應屆生有的租了一年的房子,還有的已經拒絕掉了其它工作,甚至為此支付了數千元違約金。


頭部企業尚且如此,遑論其他。拉勾招聘數據研究院《2021上半年在線教育人才需求報告》顯示,受春節及市場環境影響,在2021年2月及5月,人才需求斷崖式下跌。


招的崗位明顯少了,想跳槽的人卻多了。


拉勾招聘數據顯示,在線教育人才(1年內擁有在線教育從業經驗)今年處于“已離職,可快速到崗”的用戶比例高達98.1%,而“暫時不想找工作”的占比僅為0.3%。


幾個月前,他們還是人人爭搶的“小甜甜”;幾個月后,他們已是家家想裁的“牛夫人”。


廣告停投,推廣銳減


經歷相同過山車般命運的,還有信息流廣告。


據媒體報道,“猿輔導、作業幫、學而思網校、高途四家頭部網校的大班課、啟蒙課程業務基本已經全面停止信息流廣告投放,高途甚至連公眾號等非主流渠道也停投?!?/span>


騰訊深網引用App Growing的數據顯示,整個5月,北京學而思及作業幫對旗下APP的廣告投放都在急劇減少:北京學而思的推廣從4月份的20000多個廣告減少到5月份的800多個;作業幫的推廣廣告從4月的294個減少到5月的22個。


《晚點 LatePost》則了解到,幾家頭部在線教育企業今年5月在字節跳動廣告平臺投放的廣告金額總共300-400萬一天。然而,Quest Mobile《2020移動互聯網廣告洞察報告》顯示,去年暑假大戰之時,2020年7月單月,教育行業廣告主投放費用超過20億元,平均每天燒掉六七千萬。


沒有信息流廣告,幾乎就等于斷了在線教育頭部企業的活路——高途此前將近90%的獲客來源于信息流業務。他們只能退而求其次,改變獲客渠道:線上,減少信息流廣告、增加其他獲客渠道;線下,探索本地化網課、開設線下體驗店、進行線下地推。


而此次“雙減”政策明確要求,中央有關部門、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強校外培訓廣告管理,確保主流媒體、新媒體、公共場所、居民區各類廣告牌和網絡平臺等不刊登、不播發校外培訓廣告。依法依規嚴肅查處各種夸大培訓效果、誤導公眾教育觀念、制造家長焦慮的校外培訓違法違規廣告行為。


這無疑是整治在線教育廣告亂象的釜底抽薪之舉。


業務轉型,斷臂求生


大幅裁員、停投廣告之外,在線教育企業們還壯士斷腕,忍痛放棄了一些業務。


5月27日,高途宣布放棄“小早啟蒙”業務,而作業幫旗下的“鴨鴨啟蒙”也在6月被傳關停。其他品牌的啟蒙課,以及一些學科培訓的教育品牌,紛紛更名啟動“去學科”化進程,推出素質教育新產品。


但素質教育的概念很難界定,高途、好未來、作業幫、網易有道等因此也陸續進軍成人教育。高途在回應傳言時即表示,將向職業教育發力。


拓展素質教育與職業教育之外,好未來甚至把目光瞄向課后托管市場。7月13日,好未來旗下托管品牌“彼芯”上線,招收小學生,提供放學接送、餐食、課內作業、自主提升等服務。教育硬件同樣是業務轉型方向之一,如,斑馬發布學習機,大力教育推出“大力智能作業燈”,導學教育與阿里云合作推出“導學號智能作業燈”。另有媒體報道稱,好未來、新東方以及作業幫等,都在籌謀各自的作業燈項目。


結語

“雙減”政策公布后,在線教育企業們又將如何轉型?轉型成功或許就是新生,不只是在線教育企業們的新生,也可能是中國教育的新生。


聯盟臺的每一篇文章,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(除非實在找不到),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。原作者不同意請私信小編。
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