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 title }}
{{ errorMessage }}


{{ errorMessage }}





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
愛奇藝加入在線教育混戰,能帶來哪些變局?

又一互聯網企業宣布進軍在線教育。

1月27日,愛奇藝將旗下教育品牌愛奇藝教育頻道、愛奇藝知識、電視果,與萌狀元整合為一個獨立的在線教育公司——遍知教育。該教育公司將在愛奇藝之外獨立運營,愛奇藝提供流量、軟硬件技術支持。

遍知教育的定位是在線教育的內容分發和運營平臺,采用D2C商業模式(direct to customer),其供給側主要由eKOL、eMCN、教育機構三部分組成。

eKOL(Education Key Opinion Leader)指直接面對學生的海量優質教師;eMCN(Education Multi-Channel Network)指專注教育行業名師運作的教育MCN,幫助個人老師提供整體的包裝、策劃、運營等;在線教育機構則通過直接簽約雇傭老師、自制教育內容等為學生提供服務。

遍知教育CEO周柳青認為,在線教育普遍面臨的三大痛點,流量少、體驗差、效果低。

在她看來,隨著全民短視頻化趨勢到來,大量個人老師也就是eKOL,及教育MCN開始直接面向學生,遍知教育作為在線教育內容分發和運營平臺,可以鏈接和賦能海量的eKOL、eMCN、教育機構,另一方面鏈接用戶需求端。

愛奇藝創始人、CEO龔宇也表示,做教育與做娛樂本質上是兩大生態系統,未來在線教育仍有巨大空間,將遍知教育獨立出來,并在內容、技術、流量等方面加持。

互聯網企業入局教育雖早已不是新鮮事,但是在疫情催化下,在線教育行業滲透率顯著提升,并再度成為資本關注的焦點。憑借流量、技術上的先天優勢,互聯網巨頭們加大砝碼,且各有打法,行業洗牌加速。

早在2013年,騰訊就已瞄準在線教育市場,成立騰訊精品課;2014年騰訊課堂成立,主打職業教育;2015年智慧校園上線;2016年K12教育企鵝輔導成立。

2019年,騰訊聚合其教育產品,成立“騰訊教育”,并首次曝光其內部教育版圖。彼時已搭建起騰訊教育、騰訊教育云、智慧校園、智慧幼兒園、騰訊微校、騰訊新工科、騰訊課堂、企鵝輔導、騰訊英語君九條業務線。并在2020年相繼加入騰訊會議、騰訊作業君等業務。

不過相比對內布局,騰訊對外的投資更是大手筆。

從2020年3月開始,騰訊相繼投資猿輔導、百家云、火花思維等教育企業。據投中數據CVSource顯示,截止目前,騰訊產業投資基金對外投資達近30次,教育機構近20余家,以在線教育和K12教育占比最大,此外還覆蓋STEAM教育、語言培訓、早幼教、職業教育等多個細分賽道;單筆投資最多高達10億美元。

相比之下,從投資數量上,阿里巴巴的出手不算闊綽。從2017年至今,阿里對外投資的教育企業數量僅占騰訊的三分之一。截至目前,阿里及旗下的云峰基金對VIPKID、寶寶樹、作業盒子、蘭迪少兒英語、CC 英語等約10家教育領域的公司進行多次投資。

對內,阿里曾先后孵化出10余個教育品牌,包括:淘寶大學、淘寶教育、1688商學院、阿里云大學、阿里巴巴外貿學院、云谷學校、全球速賣通大學、湖畔大學、達摩院與阿里巴巴商學院等。

其中,淘寶教育在2020年3月重組,正式成立淘寶教育事業部,由原淘寶大學負責人和主要骨干組成,團隊人數超過200人。該部門與聚劃算、淘寶行業、C2M、內容電商等平行,直接向淘寶天貓總裁蔣凡匯報。

這次內部的架構大調整,再次透露出阿里再次將淘寶教育推向臺前的意味。

淘寶教育也隨即展開一系列動作。6月22發布一億新生計劃,稱未來三年幫助超1000家教培和知識付費機構,每家獲取10萬名以上新生。從周期看,該目標具有更久的探索時間和容錯空間。

在阿里生態內,真正在2020年踩到“風口”上的還要屬釘釘。

疫情停課停學期間,釘釘成為中小學線上授課的重要平臺。截至目前,釘釘已服務全國21萬所學校1.4億學生的在線上課。2021年,釘釘公布其最新的戰略定位和6.0新產品,針對教育行業提出更加豐富的數字化解決方案。

相比于阿里、騰訊聚焦教育賦能與投資,字節跳動則親自下場做教育,主要采用“自研+投資”兩條腿走路的打法。但在投資方面,與騰訊不同之處在于,字節跳動更傾向于將投資后的業務融入自家的教育生態。

從2018年開始,字節跳動陸續投資一起科技、開言英語、學霸君、Minerva University等企業,范圍涵蓋K12(學前教育至高中教育)、大學教育;2019年投資重點則切換至k12網校與教育硬件,通過收購清北網校主打在線大班直播課。

2020年3月份,字節跳動推出2-8歲英語啟蒙產品“瓜瓜龍英語”,隨后幾個月又陸續推出瓜瓜龍語文、瓜瓜龍思維,形成“瓜瓜龍”系列,對標猿輔導旗下的斑馬AI課。

至此,字節跳動教育業務已覆蓋啟蒙、k12、成人教育等多年齡段,形成包括:瓜瓜龍、清北網校、大力智能、開言英語、你拍一、GOGOKID、大力愛輔導、AI學、極課大數據、學浪在內的產品矩陣。

2020年10月29日,字節跳動宣布旗下教育業務,獨立為品牌“大力教育”,成為字節跳動旗下首個公開發布的業務獨立品牌,并將承接所有教育產品和業務。字節跳動給出發教育業務預算:每年百億元,初步計劃連續投放五年。

為了尋求在教育領域的差異化突圍,字節跳動選擇通過硬件打開市場。除了教育平板和智能作業燈,字節跳動還有口袋學習打印機、兒童早教機、詞典筆等一系列教育硬件研發計劃。

在下場做教育的這幾年,字節跳動也曾碰過一鼻子灰。2021年1月,旗下兩款APP接連被宣布停運,分別是2016年底孵化出的知識問答社區“悟空問答”以及2017年上線的知識付費平臺“好好學習”。這兩款產品燒錢數十億卻沒能達到預期。

相比字節跳動新推出的教育品牌,網易已逐步將旗下“有道”的教育品牌立住。

在打法上,主要圍繞有道精品課:網易公開課、中國大學MOOC、網易100分、網易卡塔編程等,搭配學習類APP有道詞典、網易云課堂、有道少兒詞典、有道翻譯官、U-Dic、有道樂讀、有道數學、有道口語、有道作業寶、有道詞典等,以及學習類硬件產品。其對外投資的動作則寥寥。

學習類硬件也成為有道業績中的第二大收入來源。據其2020年Q3財務數據顯示,智能學習硬件貢獻收入為1.63億元,同比增長289.3%。

對于互聯網大廠入局瓜分教育市場,多鯨資本創始合伙人葛文偉告訴界面教育,教育創業者可能都要在數據時代里面重新思考定位:到底是騰訊系還是華為系,還是阿里系,還是字節系,因為四家公司早晚會改變這個行業的底層生態。

他告訴界面教育,疫情過后,這些希望切入教育領域的平臺,或許也要開始思考是否應該摒棄過去的流量思維和平臺思維,更多去考慮到新基建思維上,在以5G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“新基建”上賦能教育機構。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