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 title }}
{{ errorMessage }}


{{ errorMessage }}





{{ registerSuccessMessage }}

新東方“將軍”,中小機構準備好了嗎?

veer-170885603.jpg

財報的失利并沒有讓新東方沉寂,最近,反而動作不斷。

9月5日,俞敏洪作為教育企業家代表,出席了國際教育服務貿易論壇并發表主題演講,分享后疫情時代教育發展的新挑戰和新機遇;

9月7日,新東方在服貿會上推出留學考試OMO融合態新產品,加速線上線下融合; 

9月9日,新東方和俞敏洪認購新東方在線股份,總認購額為2.3億美元,加碼線上布局; 

連續的露臉,都離不開一個話題,在線教育。

而實際行動,也證明了俞老大并不是嘴上說說,他是已經準備好“真刀真槍”開干了。對此,中小教培機構們,你們準備好了嗎?

江湖有傳言,新東方老了 

翻看新東方的財報,其運營收入和毛利年年都在增長,但是,增速在2018財年達到峰值后,卻已經是連續兩個財年的下滑。這也讓外界懷疑,新東方是不是“初露老態”了,好在新東方在費用端控制的很好,老牌機構的牌匾是他的加分項,以至于在凈利潤端扳回一城。

不過此次的疫情,卻是給新東方造成了重創,據披露,新東方2020第四財季凈收入為7.98億美元,同比下滑了5.27%,毛利為4.07億美元,同比下滑13.62%,歸母凈利率更是出現斷崖式下跌,同比下滑了69.5%。

另一端,新東方在線也是傷痕累累,財報數據顯示,在報告期內新東方在線營業收入為10.81億,同比增長17.6%,凈虧損卻是達到了7.42億,同比下滑1765.6%,截至2019年11月,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已是兩期為負,且現金流出的速度還有加快跡象。

反觀好未來,運營收入同比上升35.23%,毛利同比上升27.61%,歸母凈利潤同比大增605.39%。此役,新東方和新東方在線視乎落入下風。

另一方面,幾年的品牌下沉戰略也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新東方的財務狀況。校區的擴張,教師的培訓,地方關系的維護等方面都需要花錢的,有分析師就認為,新東方的財務狀況能不能支撐這種擴張戰略還有待時間的檢驗。

同時,疫情肆虐的2月份過后,俞老大在直播平臺坦言,他已經在考慮退休了,不過日子還沒定。聽到這話,讓人多了幾份傷感。

不知是不是疫情的原因讓俞老大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,才有這樣的思考,不過查一下,1962年出生的俞老師已經快奔六了,現在同他一起賽跑的卻是張邦鑫、王翌等年輕力壯的小伙子。被人嫌老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但是,從最近的出鏡頻率及言行舉止來看,俞老大的心可真不見的老。

大象開始轉身,在線教育可能要變天

眾所周知,新東方是線下教培行業最早的受益者,線下一直是他的主戰場,攻城奪地,一時無兩。

但也不得不承認,新東方曾經是在線教育的扛旗者。

據悉,新東方在線成立于2000年,此前為新東方網校,是國內首批專業在線教育網站之一。在它成立的那一年,好未來的張邦鑫在四川大學的生命科學院讀大三,流利說的王翌在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讀大二,跟誰學的陳向東也還在新東方當老師。

彼時,可能是時機不對,互聯網還沒全面普及,又或是新東方業務的側重點根本不在這邊,以至于新東方在線經過十余年的發展,一直不溫不火。

一直到了2014年,新東方把在線教育資產拆出,給了新東方在線名分,新東方在線的步伐才稍微邁大點。至此,新東方在線在業務端、資本端開始了不同層面的探索與嘗試,成績也斐然,連續五年實現盈利,成為在線教育里的明珠。2019年3月28日,也成為了俞老大人生中又一重要的日子,那一天,新東方在線成功登入港交所。 

9月9日的這次認購,已經是俞老大個人第二次增持新東方在線,對于此次募集資金的用途,新東方在線表示,“募集資金約40%將用于繼續改善及落實銷售及營銷活動,以擴大學生基礎并提高學生入讀率,約40%將用于改進及升級技術基礎設施,約10%將用于教師及教職員工招聘及培訓,剩余約10%將用作運營資金及其一般公司用途?!?/p>

俞老大連續的增持,一方面向資本市場展示了其對新東方在線的長期信心,以及對在線教育行業的長期看好,其實還有另一層深意,那就是向同行們表態,新東方也要開始玩大的了。

有了資本和科技的加持,新東方在線后續的動作值得期待。

巨頭加碼在線教育,中小教培怎么扛

疫情助推了在線教育的快速發展,像新東方這樣的巨頭們也都認可這種發展模式,紛紛從資本、技術層面加碼布局,都想在賽道上占據有利位置。

而那些資本與技術“雙缺”的中小教培機構該如何應對巨頭的攻勢呢? 

改變是必然,如果還是像以前一樣,依靠一間教室,一位老師,幾張桌子的原始布局,那離被淘汰是真的不遠了。

所以,是該整整裝備,縷一下思路了。

首先,教培機構最核心的競爭力是優秀的師資俗話說的好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只要中小機構們在打造優質的,穩定的,實用性的師資團隊上多花點心思,巨頭對你的沖擊那也是不痛不癢。

其次,良好口碑的打造。中小機構不可能像大機構那樣大肆的推廣,成本太高了,于是就需要機構負責人另辟蹊徑,那就是在提供高質量的教學之外,提供高品質的服務,減少家長的顧慮,塑造良好的口碑。

再次,中小機構要持續發展,拓課、走規?;彩沁x擇項。單一的教學科目有他的局限性,并不利于機構的發展壯大。教育市場的需求是多項的,誰具備多學科的優質資源,誰就會獲得家長的青睞。對大機構來說是這樣,對中小機構也同樣適用。

最后,中小機構在管理方面也要與時俱進。當前很多中小機構的負責人都是出身于教師或是學科的特長生,在某一學科上能夠獨當一面,但是在機構的規范管理,教學技術的迭代更新,營銷策略的操作運用等方面卻是困難重重,而這時,走出去學習就變得非常重要,就比如近期由中國網和校長邦聯合舉辦的“2020TIME教育科技大會”即將在上海開幕,通過聆聽專業老師的分享,和同行們的深入交流,讓自己少走點彎路。

2020年注定是載入史冊的一年,2020年的教培行業也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。

經歷了疫情的沖擊,中小教培機構更需要團結在一起,總結經驗,奮勇向前。

校長邦(xiaozhangbang),作者無限

相關文章